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弗洛伊德事件能“打倒”特朗普吗?

弗洛伊德事件能“打倒”特朗普吗?

图片说明:弗洛伊德事件能“打倒”特朗普吗?,。

来源:中国经营报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文/陶短房5月25日因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压”致死而引发的、席卷美国所有州的抗议、骚乱、警民冲突和族群对立,不仅把白宫里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逼得两次躲进地下庇护所,不得不召唤现役军人“救驾”,而且似乎终于开始撼动其最为在意的东西——即将于11月3日投票的美国总统大选选情,和他本人连选连任的前景。自3月新冠肺炎疫情大规模蔓延至美国,特朗普应对屡出“争议手”以来,一度被认为“败局已定”的民主党竞争对手、前副总统拜登民调指数就开始反弹并反超特朗普。3月下旬蒙莫斯大学民调首次录得拜登支持率48%、特朗普支持率45%的逆转式数据,此后至5月中旬,拜登的优势一直以非常缓慢的速度扩大。弗洛伊德事件、尤其事件发生后特朗普罔顾族际矛盾的客观存在,以及相关诉求中所存在的合理成分,一味强调“骚乱”“镇压”,甚至扬言引用200多年前出台的《叛乱法》,绕过各州直接动用联邦武力“解决问题”,导致其民调指数“断崖式下滑”。6月8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公布的民调数据显示,如果现在进行大选,拜登将获得55%的选票,而特朗普只能获得41%,双方的差距达到14个百分点,创下统计以来新高。CNN对特朗普态度很不友好,但其他统计口径的趋势也大同小异:月初爱默生民调显示,拜登支持率领先特朗普6个百分点;稍早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民调则显示,前者领先后者7个百分点。比单纯支持率差距更麻烦的,是选民对特朗普的不满,已不仅仅局限于其在弗洛伊德事件上的应对,而开始涉及其执政的总体表现。CNN民调显示,认为自己对特朗普作为总统所作所为“不能苟同”的受访者比例高达57%,而持相反意见者则仅有38%。《野兽日报》的赛克斯指出,此前在这一问题上获得和特朗普相似支持率的总统卡特和老布什,最终都未能连任。目前对特朗普选情不利的关键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点。首先,足以夸耀之处不多,“绝招”行将用尽。当6月5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惊喜失业率数据”随后被证明不过是统计方法出错所致后,特朗普不论内政、外交,已实在找不出多少“闪光点”:G7峰会“扩容”的要求碰了软钉子,从TPP到WHO的一系列“退群”并未给美国和他本人带来所承诺的“更大影响力”;突破历任美国总统和联邦政府禁忌,前所未有地满足以色列几乎一切要求,惹了一身骚之后却并未为美国在中东地缘政治舞台上赢得什么实际利益,相反却使之丧失了继续扮演中东和平仲裁者的公信力;如果说,去年底甚至今年初,他还可以炫耀一下经济增长率、就业率,如今这两项数据已惨不忍睹,更要命的是他所能使用的调节杠杆——降息和直接注入资金,如今也已近乎被他用到极限,结果被“捞起”的只有本已泡沫堆砌的股指……他和他的竞选团队挑动反移民、反少数族裔以取悦基本盘(主要是亲福音派的保守白人,尤其中下阶层保守白人),这一招“简单粗暴”但确实有效,4年前他正是靠这一招在很多“摇摆州”翻盘,但如今随着弗洛伊德事件的爆发,继续毫无顾忌地使出此招,后果将难以预料。其次,“摇摆州”开始向不利于自己的方向“摇摆”。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民调显示,最大的摇摆州佛罗里达,拜登已反超特朗普3.4个百分点;非洲裔比重较高的另一个摇摆州密歇根州,拜登领先幅度已达12个百分点,且还在继续扩大。甚至一些铁杆“红州”也出现异动:近年来一直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得克萨斯州,特朗普领先拜登的优势,已缩减到误差范围内的1个百分点。第三,共和党内出现越来越强大的倒戈声。由于围绕弗洛伊德事件,特朗普的一系列“出格”言行,已涉及到美国政治舞台上潜移默化的“政治正确”铁律,引发前国防部长马蒂斯、前总统小布什、前国务卿鲍威尔、前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和许多共和党联邦议员的公开批评,小布什和罗姆尼等甚至表示“不会投票给特朗普”。众所周知,共和党建制派对特朗普一直不满,但迫于选举需要只能捏着鼻子亦步亦趋,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相信“只有特朗普才能带领共和党胜选”,如今众多建制派“老大”倒戈,表明他们的上述判断已发生动摇,而这种动摇又反过来,对特朗普的选情构成巨大压制。不仅如此,在调动现役军人进入首都问题上,一贯被认为对特朗普十分忠诚的现任国防部长埃斯珀也公开摇摆、反复,甚至一度在媒体上直接“抗命”,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表明特朗普的阵营,已不再如年初“反弹劾”时那般铁板一块。但这并不足以表明特朗普就一定会输——甚至不妨说,他的赢面可能仍然略大一些。首先,特朗普的“短板”也并非民主党或拜登的强项。特朗普有鲜明的反全球化情结,热衷“退群”,在经济和就业等方面乏善可陈,但民主党从整体而言反全球化情结甚至比共和党更重,虽然作为奥巴马的前副总统,拜登本人是温和派,但民主党内却是强硬派居多,不相信特朗普能把经济搞好的人,也未必就敢押宝给民主党人。特朗普在外交上固然“任性”,但民主党人“扎堆”的美国众议院,却历来是推出五花八门涉外“任性议案”和“任性法案”的大本营,即便特朗普时代的许多争议性外交政策,其背后也同样不乏两党议员联合、甚至民主党议员独家发起的更出格议案、法案。指责别人容易,轮到自己做就难了,当初指责奥巴马“外交不力”的特朗普,一旦亲自掌舵也不过如此,谁能指望拜登上台就会柳暗花明?特朗普在防疫、在弗洛伊德事件等突发性敏感问题上屡屡惹来众怒,但民主党的一系列应对,却给许多人以“为反对而反对”“为选举而反对”的感觉,且其中一些做法不免因噎废食之嫌。近日就有人在社交媒体上指出,就当年虐待黑奴的历史负责固然没错,但要每个人(包括和当初历史毫无关系的人)向每个黑人下跪、甚至连“黑”字都要避讳就显得夸张过头;警惕警方种族歧视、严惩涉案警察是正当诉求,因此罔顾治安需求、让地方警察“自废武功”则不免胡闹……一位署名“硅谷工程师”的网民说的好,他“对特朗普和共和党毫无好感,不认同其许多观点和言行”,但仍然准备投票给特朗普,“因为特朗普已经很糟,而民主党上台则更糟”。他位于硅谷的公司门前出现抢劫打砸现象,警察在一边视若无睹,最后是公司内保安忍不住冲出大门干预并抓获了劫匪,他表示,“这当然很糟,但民主党上台后,那些在共和党治下袖手旁观的警察,会不会反过来把保安给抓了?”许多媒体和观察家都承认,美国选民中抱有这类“特朗普再糟也比任何民主党候选人好点”想法的,并不在少数。其次,特朗普的基本盘仍然稳固,而这在美国特有体制下十分关键。占美国选民人数约35%的特朗普基本盘,包括福音派白人、反对“大福利”者和主张“传统价值观”者,4年来对特朗普的支持十分执着,且特朗普言行越偏激、越离谱,这些人就越爱听。不仅如此,此前“通俄门”“乌克兰门”等一系列危机中表现证明,舆情对特朗普越不利,其基本盘就越会因“危机感”表现出高涨的“战斗意志”,如果这种“战斗意志”体现为高投票率,对特朗普就更为有利。正是看透这一点,特朗普团队才不惜得罪许多人,也要坚持这种“一根筋”般的公关姿态。传统上(尤其上世纪70年代以后),美国总统选举的选民阵营,都是“两头小、中间大”,即两党的铁杆选民比例都不算高,人数众多中间选民的取舍成为胜负关键。但自奥巴马开始,由于两党竞选团队的刻意引导,美国选民出现了明显的“两极分化”,即两党“铁杆”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势不两立,而中间选民阵容不断被挤压。这种“两极分化”对偏激型候选人更有利,因为偏激的押宝式言论足以稳住基本盘——对方基本盘无论如何也争取不到,而中间选民比例已少到几可忽略不计。美国的总统大选采用“选举人制”,即为每个州设立多少不等的“选举人票”,最终谁当选不是看谁的普选票多,而是看谁的选举人票多。选举人票虽然是以州为单位,由普选产生,但除了马里兰等一两个无足轻重的小州,各州均采取“赢家通吃”的规则,即不管赢多少,只要在某个州赢了,就尽得该州所有选举人票,这种选制对“铁杆”居住集中的共和党和特朗普有利,而对支持者人数众多、但相对分散的民主党和拜登不利——事实上4年前,特朗普就是靠选举人票的优势爆冷击败了希拉里,如果算普选票他早就输了。如果特朗普能在选举人票数庞大的得克萨斯州和佛罗里达州继续小比分获胜,同时依靠福音派扎堆的优势拿下几个摇摆“铁锈州”,则即便拜登在众多“蓝州”获得一堆大比分胜果,笑到最后的也仍然可能是特朗普。还必须看到,拜登和特朗普虽然年龄相若,但和后者的“老当益壮”相比,前者却显得老态龙钟、反应迟缓,且拜登是出了名的“嘴笨”,“瞌睡乔”的外号虽然是特朗普给起的,但连拜登自己都用来自嘲。因疫情影响,美国选举造势活动暂停了一段时间,但终究还是要恢复的,一旦恢复,“瞌睡乔”很可能在漫长而疲劳的选举全国旅行中力不从心、“多说多错”,被玩过多年脱口秀和电视杂志节目主持的特朗普抓住破绽——更何况还有绝对绕不过去的候选人电视辩论呢。作者为中国经营报专栏作者(校对:张国刚)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c日本高清无码_做爱免费av_色情黑丝老师的诱惑--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弗洛伊德事件能“打倒”特朗普吗?

文章地址:http://www.rccjovem.com/article/69.html
有关热门【弗洛伊德事件能“打倒”特朗普吗?】的标签